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 身邊好人 > 好人榜

              【敬業奉獻】蔣榮猛:不忘初心 做醫療戰線上的特種兵

              撰寫時間:2020-08-13 文章來源:首都文明網 蔣榮猛照片.jpg

                蔣榮猛,男,1971年12月出生,中共黨員,北京大學醫學部、首都醫科大學副教授,主任醫師,F任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地壇醫院感染中心主任醫師、國家感染性疾病質量控制中心辦公室主任。

                一、逢疫必上,與疫情賽跑的傳染病專家

                提到傳染病,特別是像非典型肺炎(SARS)、埃博拉、鼠疫等烈性傳染病,多數人會覺得恐怖。但對于蔣榮猛來說卻覺得這些疾病“有趣”。他說:奔赴疫區,直面烈性傳染病,是傳染病醫生的責任,而能夠平安歸來是一種能力!

                2003年SARS疫情期間,蔣榮猛是北京地壇醫院第一批進入SARS病房的醫生。因為他在SARS防治一線工作表現突出,于2003年5月被抽調到北京市SARS醫療救治指揮中心,成為甄別專家組中最年輕的成員。SARS快結束時,突然有一天接報有六七個疑似病例。被大家稱為“小蔣”的他趕去會診,他敢于挑戰權威,據理力爭,所有病例全部排除SARS。兩個月他和同事們跑遍北京18個區縣甄別1600多個疑似病例,無一錯診、誤診。為2003年6月24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北京“雙解除”做出了重要貢獻,被評為“首都防治非典型肺炎先進個人”。

                SARS之后,蔣榮猛追著疫情走,到達非洲、亞洲和國內210個疫情地,他說:“直面傳染病是責任,更覺得可以平安歸來是能力!”

                2010年他正在衛生部開會,領導接到電話,西藏一家四口感染了鼠疫,一人已經死亡。領導說誰去?小蔣平靜地說,“我去吧!庇腥颂嵝阉,疫區形勢嚴峻,有的人都寫了遺書。小蔣說:“不怕!币驗樽叩眉,他上身只穿了件襯衣。七天七夜,他和當地醫護人員堅守海拔4000米的病家屋外帳篷里,直到患者全部得救。

                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間,蔣榮猛作為第一批中國公共衛生培訓隊隊員在埃博拉肆虐的塞納利昂工作2個月,和隊友一道制定了培訓計劃、探索出適宜的培訓模式、撰寫了培訓教材,在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為當地培訓了2800多名社區人員,不但傳播了埃博拉防控知識,改變了當地社區人員的防控觀念和行為,而且為確保中國在整個西非埃博拉培訓項目的順利完成奠定了基礎。

                2017年4月,蔣榮猛奔赴西藏指導西藏第一例禽流感救治;奔赴甘肅平涼指導乙腦疫情臨床救治;同年底,流感期間奔赴長春、沈陽、廣東、湖南等地進行督導和培訓……

                淡定、從容,這就是大家熟悉的傳染病專家蔣榮猛在面對歷次疫情時的一貫做派?赡軇e人以為他會做更多的心理狀態的分享,可惜沒有。因為對他而言,“追疫”早已習以為常,“去會會”這就是一個傳染病專家見了太多傳染病而應有的鎮定、從容的本事。蔣榮猛曾先后參與了北京市和國家重大、突發傳染病疫情現場處理、傳染病會診、危重病救治等工作;并參與了國家衛生健康委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流行性感冒、手足口病、鼠疫、中東呼吸綜合征診療方案(2014版)、H7N9禽流感診療方案(2014版)、登革熱診療方案(2014年第二版)、埃博拉出血熱診療方案(2014年版)診斷標準和防治方案的制定。將自己豐富的診療經驗形成標準,指導更多的醫生共同防治傳染病。

                二、抗擊鼠疫,為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而擔當

                “東死鼠、西死鼠,人見死鼠如見虎”。2017年11月9日,與三年前赴塞拉利昂正好是同一天,受國家衛生計生委選派,蔣榮猛再次踏上非洲大地,與北京地壇醫院其他兩名專家(護理部副主任張海霞、醫院感染管理處醫生郭嘉禎)組成鼠疫護理臨床專家組奔赴馬達加斯加,協助援馬醫療隊及鼠疫防疫專家組護理華人鼠疫病患。

                馬國人口大約2200萬人,其中,醫生僅有3000余人,5500多名護士,從醫院床位來看,每一萬居民只有3張病床,全國沒有相關的實驗室,公共衛生體系薄弱,傳染病的死亡率非常高,大約相當于我國上世紀50年代以前的醫療水平。他們防控鼠疫最有效的策略是只要懷疑鼠疫就給藥,接觸者也服藥,擴大治療范圍在這樣資源有限地區或許是最有效的措施。截至2017年11月2日統計數字顯示,鼠疫報告病例1800多例,其中,死亡120余人。

                飛機上的小插曲,奔赴馬達加斯加途中救人。北京時間7:00,剛搭乘飛往馬達加斯加的航班不久,就聽到機組廣播:“有位病人,有誰是醫務人員,請速與機組人員聯系!”蔣榮猛從睡夢中猛的醒來,迅速找到乘務人員,當時飛機上有一位埃塞俄比亞女士上廁所時暈倒在地,她表情淡漠,懶言,四肢濕冷,脈搏細弱幾乎測不到。在機組人員核實身份后,蔣榮猛與醫院的其他2名專家隨即打開飛機上的急救箱,為病人測血糖、血壓、查看眼球運動和瞳孔等,經過查看病情后為病人給予口服巧克力和含糖果汁的措施,大約10分鐘后,病人精神好轉,露出了笑容,一再說著“謝謝”。

                經過17個小時的長途輾轉飛行,蔣榮猛等三位專家終于到達目的地馬達加斯加首都塔那那利佛。雖然飛行疲憊,也來不及倒時差,蔣榮猛便直接進入了工作狀態。當地氣溫30多攝氏度,十分悶熱,那里所謂的醫院無非是幾間小平房,幾頂白色的帳篷就是病房,每頂帳篷里,大約10名鼠疫感染者,在這樣的“病房”里,作為臨床專家要與感染者近距離臉對臉工作。蔣榮猛穿好隔離衣,戴好事先從國內準備的 N95口罩,便開始查看病人病情。這和國內的傳染病醫院相比,特別是經過非典后,與北京幾次應對傳染病疫情做比較,2009年H1N1、2012年的H7N9禽流感以及2014年埃博拉篩查,無論從政府的重視程度、各層級群防群治的布控、醫護人員的防護理念,還是到硬件設施的醫院建筑、醫療設備、防護用品都沒法相提并論。

                中國一名旅客在馬國旅游時疑似感染鼠疫,蔣榮猛見到她時,感覺到了她的恐懼!皠e擔心,我們就是為你來的!”蔣榮猛上前告訴她,姑娘的眼睛一下子濕潤了,聽到漢語,見到黃皮膚的蔣榮猛,她感到來自祖國的溫暖。連著幾天,蔣榮猛和同事們一邊積極為姑娘診療,一邊反復告訴她,鼠疫并不可怕,可以治療。從患病到痊愈回家,大約十幾天,小姑娘健康的回國了。

                “為什么我們國家要投入這么大的精力,去一個非洲國家救治鼠疫患者?”蔣榮猛告訴我們:“我們的到來,讓在馬國的十萬華人心安。大使說,你們來的太及時了!闭且驗橄绕诘竭_的國家疾控中心專家對當地華人醫生的及時培訓,才讓中國在華旅游的那位華人鼠疫患者得到及時診斷、治療。這就是預防關口前移?梢韵胂笕绻龓Р《鴼w,后果將難以估量。

                回國后,蔣榮猛講到:“作為一名中國醫生,我參加工作20多年,親歷了改革開放的重要階段,親身感受、參與了醫療行業的發展、變化,兩次非洲之行更讓我感到祖國今天的強大,作為一個中國醫生感到驕傲與自豪!”“作為傳染病戰線的一名醫務人員,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目標和各項衛生援外工作將是我責無旁貸的職責,我會一直努力下去!”

                2019年受國家衛生健康委委派,蔣榮猛馳援南蘇丹等地應對埃博拉等疫情,他是一位名副其實的追著疫情走的“抗疫人”。傳染病防控沒有國界,新發突發傳染病是人類共同的敵人,深入疫情一線救治患者是傳染病醫生的責任;積極開展公共衛生援外,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全世界貢獻中國智慧、中國力量。

                蔣榮猛曾榮獲“北京防治SARS先進個人”“首都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先進個人”“優秀援和專業技術干部”“國家防治埃博拉先進個人”“首都十大健康衛士”等榮譽稱號。他先后參與的北京SARS臨床救治研究、甲型H1N1流感臨床和應用基礎研究分別榮獲北京市科技進步一等獎。

              青青河边草免费观看2019_狠狠综合网狠狠五月_中文字幕婷婷日韩欧美亚洲_欧美变态另类zozo_真实14初次破初视频在线播放_日本tubesex人妻